Dark Hunter

關於部落格
在永恆的生命中,踽踽獨行是他們的宿命,

陪伴他們的,除了黑夜,還是黑夜,

除非,有人能幫他們取回失去已久的靈魂......

這裡,是暗夜獵人的祕密基地,

歡迎光臨~~
  • 7191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阿克倫5─西元前9532年,11月4日

西元前九五三二年十一月四日

在接下來前往碼頭的旅途上,阿克倫依舊保持沉默,這讓我開始擔心了。他看
起來不太對勁,事實上,他開始盜汗,還會不由自主地抽搐,皮膚變成可怕的灰色。

每次我問他是不是哪裡不舒服,他總是回答我這種症狀三不五時會發生,別擔心。
我們處在人越多的地方,他就越顯得緊張。

「埃斯提不會找到你的。」我試著緩解他的恐慌。

但是沒有用,他反而更焦慮。

波拉西斯帶著我們的船票回來,我們只要橫越愛琴海,就能回到位於迪迪模斯的家。但這艘船一刻沒有啟航,我就一刻無法真正心安。

每一秒我都在擔心叔叔會找到我們,把阿克倫帶回去。

差不多中午過後,我們終於可以登船了。波拉西斯帶著我走上船,阿克倫殿後。

閘口的船員收了波拉西斯的船票,指示他如何前往我們的艙房,就當我們一行人正要通過時,他攔住了阿克倫。

「把兜帽放下來。」

我看到阿克倫一臉驚慌,但還是照做了。當兜帽一拉下來,四周的人群立刻出現一股奇怪的騷動,像海浪般一波波漫延開來。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我弟弟身上。

收票員搖了搖頭,嘖嘖有聲地對我說。「小姐,奴隸是不能進客艙甲板的喔。」

我怒瞪了他一眼。「他不是奴隸。」

收票員大笑,伸手到阿克倫的脖子拉了拉項圈上的那個墜飾,上面有個烈日的圖案。

阿克倫一言不發地僵立在那裡,眼睛一直看著地面。

收票員轉過來看著我。「妳堅持把私人的祖洛斯帶在身邊,我個人是很欣賞妳這樣做啦,小姐,但他還是得去下層甲板和其他奴隸待在一起。」

我怎麼從沒想到要把阿克倫身上的這些環圈除掉呢?在希臘,我們的奴隸不用戴這些金色的鬼東西,所以我也從沒意識到這些環圈可能會洩漏他的身分。

「奈瑟斯,」收票員叫來另一個船員。「護送這一位到下層甲板去。」

阿克倫表情慌亂地看著我。「求求您,艾迪卡,不要把我送去那裡,不要丟下我一個。請您不要這麼做。」

「我可以多付一點錢。」我告訴那位船員。

「我很抱歉,小姐,這是規定。如果我們為妳破例,其他的乘客會很不高興的。」

我有點替阿克倫擔憂。「不會有事的,阿克倫。忍耐幾天後我們就到家啦。」

我的話似乎把他嚇得更嚴重,但他一句話也沒說,任由奈瑟斯上前把他帶離我身邊。

阿克倫把兜帽戴好,看起來非常緊張不安。

「他不會有事的,公主殿下,」波拉西斯安慰我。「奴隸艙房的設備可能不會很精緻,但是肯定乾淨合用。」

波拉西斯對這些事很清楚。在父親救出他之前,他也曾經是個奴隸。

「謝謝你,波拉西斯。」

帶著依然沉重的心情,我走回艙房,擔心阿克倫要怎麼度過接下來四天的旅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