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Hunter

關於部落格
在永恆的生命中,踽踽獨行是他們的宿命,

陪伴他們的,除了黑夜,還是黑夜,

除非,有人能幫他們取回失去已久的靈魂......

這裡,是暗夜獵人的祕密基地,

歡迎光臨~~
  • 719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阿克倫2─西元前9548年,6月23日

「又是一個漂亮的男孩!」助產婦高興地宣布,並將新生兒用薄毯細心包起。
「託敬愛的阿特蜜絲女神之福,艾諾,妳真是讓我感到驕傲!」我的父親開心地大叫起來,笑聲在室內迴響著。「雙胞胎王子正好可以統治我們的雙生島!」



雖然才只有七歲,我也被室內的歡樂氣氛感染得手舞足蹈。在看著母親經歷數不清的流產和死胎悲劇之後,我終於有了弟弟,還一次擁有兩個。



母親愉快地笑著,將最小的弟弟抱到胸前,助產婦則忙著幫先出生的長子梳洗。



我偷偷穿過人群,到助產婦的身邊去。我那擁有纖巧身軀的大弟,正奮力透過他初生的小小肺葉嘗試呼吸。當他終於深深吸入第一口新鮮的空氣,助產婦忽然害怕地尖叫起來。


「但願宙斯憐憫!您的長子有些異常,國王陛下。」


母親抬起頭,擔心地緊皺雙眉。「怎麼回事?」



助產婦將嬰兒抱去給正在幫小兒子餵奶的皇后看。


我嚇壞了,隱約覺得有什麼事情不對。但我剛才沒發現那個嬰兒有什麼問題啊。


小嬰兒一被帶到母親身邊,就自動尋找和他在過去幾個月來分享同一個溫暖子宮的弟弟,像是他正嘗試著從雙胞胎弟弟身上獲得安慰。


但母親卻把懷中的小兒子抱開,不讓大兒子接觸到他。「這不可能,」母親啜泣起來,「他的眼睛竟然是瞎的。」


「他沒有瞎,皇后殿下,」巫女群中最年長的婦人開了口,從人群中跨了出來。她身上的白袍用金絲線繡著繁複的花樣,灰白相間的髮上戴著一頂華麗的金冠。「他是天神帶給您的孩子。」


父親瞇起雙眼,怒不可遏地瞪著母親。「妳背叛了我嗎?」他指控妻子的不忠。


「不!從來沒有。」


「那他怎麼會從妳的肚子裡生出來?在場所有的人都親眼看到了。」
房內所有人的視線一起望向那位老巫女,她正面無表情地看著那啼哭不休的小嬰兒。孩子的哭聲像是希望有人可以抱抱他,給他一點溫暖,讓自己不至於如此孤獨無助。


但沒有人這麼做。


「這孩子將會成為一個毀滅者。」老巫女飽含歲月歷練的蒼老嗓音依然清楚嘹亮,室內每個人都可以清楚聽見她的預言。「他所到之處將會帶來浩劫,許多人會因此喪生,即使是天神們也無法倖免,沒有人或神可以在他的盛怒之下存活。」


我雖然無法完全理解她話裡的意思,依然震驚得透不過氣來。


一個小嬰兒如何去傷害別人?他還那麼小,看起來那麼無助。


「那我們現在就結束他的性命,永絕後患。」父親命令一位侍衛拔劍準備殺了孩子。


「不能這麼做!」老巫女大聲制止,伸手阻擋侍衛,不讓他履行國王的命令。



「一旦殺死這個孩子,您的另一個兒子也會跟著喪命,因為他們的生命交纏在一起,無法分離。天神的旨意就是要您扶養這個孩子,直到他長大成人。」
大弟一直啼哭著。


我也跟著哭了起來,無法瞭解為什麼大家如此痛恨一個無辜的小嬰兒。


「要我養大這個怪物,想都不用想!」父親咆哮著。


「只怕您別無選擇。」老巫女將小嬰兒從助產婦的手裡接過,將他交給我的母親。


金髮的美麗助產婦穿過人群離開房間,在她轉身前,我無意中看到她露出了某種滿足的眼神,這令我大大感到不解。


「他是您懷胎十月生下來的,皇后殿下,」老巫女說的話把我的注意力拉回到母親和她身上。「他確實是您的兒子。」


小嬰兒哭鬧得更大聲了,急切地伸手想找到母親。他的母親。但她卻忙不迭躲開,把原先就抱在懷裡的小兒子摟得更緊。「我不要餵養這個怪物。也別想讓我碰它,快把它抱走,不要讓我看到!」


老巫女將孩子抱到父親面前。「國王陛下,您呢?您也不打算承認這個孩子嗎?」


「永遠不!我不會承認他是我的孩子。」


老巫女深深吸了一口氣,將小嬰兒舉高展示在房內所有人的面前。她的雙手鬆鬆地托著他,懷抱之中沒有憐愛,也沒有同情和關心。


「那麼,我將他命名為阿克倫,意味承載著無數悲傷和憂愁的河流。如同地獄中那條同名的冥河,他的人生旅程將充滿晦暗痛苦,以及永無止盡的折磨。對於身邊的人,他有能力賜其生,也有能力欲其死。但這輩子他只會獨自一人悲慘地孤獨前行,所到之處皆受人唾棄──他將終其一生追尋他人施予的仁慈和關愛,但回報他的卻只有無盡的殘酷。」
 


老巫女俯視著她懷中的嬰兒,喃喃道出了一個簡單卻悲哀的事實,而這孩子只要在世的一天都將會為這殘忍的事實所苦。「但願眾神憐憫你,小東西,因為你永遠不會擁有任何人的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