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Hunter

關於部落格
在永恆的生命中,踽踽獨行是他們的宿命,

陪伴他們的,除了黑夜,還是黑夜,

除非,有人能幫他們取回失去已久的靈魂......

這裡,是暗夜獵人的祕密基地,

歡迎光臨~~
  • 718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阿克倫1─西元前9548年,5月9日

Dear all,
      
小編實現承諾來po文了(快幫我按個讚)
       
目前po上來的不是最後的定稿,意思就是會有錯字或其他
      
請大家多多包涵,然後在腦海中自動將正確的字補上
       
然後,因為這本書的前半部是以日記形式寫成,所以並沒有章節之分
       
因此小編的標題都是用時間來帶
       
最後,請慢慢享用這等了許久的大餐吧
------------------------------------------------------------
西元前九五四八年五月九日
殺掉那個孩子!」
  阿波莉咪飛也似地穿梭在卡特塔羅神殿內的石砌廳堂之間,阿爾康
憤怒的命令幾乎震破她的耳膜。走廊內灌進一陣強風,吹得阿波莉咪的黑色長裙緊貼著她大腹便便的身軀,淡金色的髮也被強風捲起糾結成團。四個惡魔緊跟在她身後,為她抵擋那些緊追著她不放,迫不及待想替阿爾康執行命令的天神們。阿波莉咪和她的凱朗特惡魔們才剛把神殿炸毀了一半以便逃命,如有必要,她不介意把剩下的另一半也解決掉。
不准碰她的孩子!
被阿爾康背叛的痛苦像火般燒灼著她的心。從他們結婚的那一刻開始,她就對丈夫毫無二心,即使後來知道阿爾康對她並不忠實,她還是愛他,甚至接納他的私生女住到家裡來。
但現在,她的丈夫卻想要殺了她未出世的孩子。
他怎麼可以這麼做?她一直渴望能孕育阿爾康的子嗣──這也是她幾百年來唯一的心願。
一個屬於她的孩子。
而今,就因為阿爾康那三個被嫉妒沖昏頭的私生女隨口說出的預言,她的孩子就必須賠上性命。憑什麼?那三個沒家教的小鬼說了就算數嗎?
她絕不容許這種事情發生!
這是她的孩子。她的!就算必須殺光所有亞特蘭提斯天神才能保住孩子的命,她也不會猶豫!
「貝熙!」她大聲叫著姪女的名字。
掌管放縱和酗酒的亞特蘭提斯女神──貝熙,一個閃身越過走廊,瞬間來到她面前,但走起路來跌跌撞撞,要扶著牆才能站穩。身為放縱女神,貝熙幾乎很少有清醒的時候──這點正符合阿波莉咪的計劃。
貝熙打了個嗝,吃吃傻笑著。「阿姨,妳找我?對了,為什麼大家看起來都一臉不爽?我錯過什麼好戲了?」
阿波莉咪抓住她的手腕,運用瞬間轉移將貝熙和自己帶出亞特蘭提斯天神居住的卡特塔羅神殿,回到地底下那個由她哥哥所掌管、對天神來說有如地獄般的可拉西司冥界。
這個戒備森嚴且潮濕幽暗的冥界,是阿波莉咪的出生地,也是唯一讓阿爾康忌憚三分,不敢輕易闖入的地方。不管阿爾康的能力有多強,本事有多大,他很清楚黑暗能夠強化阿波莉咪的力量,只要身處冥界,自己面對阿波莉咪時絕對沒有勝算,她要取他性命簡直易如反掌。
雖然已嫁為人妻,但阿波莉咪並沒有忘記自己掌管死亡、毀滅以及戰爭女神的身分。也因此,她在這個華麗卻陰森的地府皇宮內仍保留了一個房間給自己。
現在她和貝熙就在這個房間裡。
阿波莉咪仔細鎖上房內所有的門窗,開口召喚她最信賴的兩個護身魔出來。「夏瑪拉!賽迪克!我需要你們。」
原本像紋身圖案一樣貼附在她身上的兩個惡魔緩緩浮了起來,而後轉換形體,在阿波莉咪眼前現身。
夏瑪拉的膚色總是千變萬化,這次她以紅白相間的花紋出現,長長的黑髮包圍著精靈般的臉龐,大大的紅色眼睛盛滿關切。賽迪克身為夏瑪拉的兒子,繼承了她的身形,但他的花紋是紅橘相間,緊張的時候顏色會更明顯。「您需要幫忙嗎?阿克拉。」夏瑪拉恭敬地以亞特蘭提斯語稱呼她為女主人。
阿波莉咪始終不明白為什麼夏瑪拉總是堅持稱呼她為主人,她們之間的關係明明更像是姐妹而非主僕。「別讓任何人接近這房間。即使是阿爾康親自前來逼妳開門,也同樣格殺勿論!明白了嗎?」
「謹遵您的要求,主人。我不會讓任何人打擾到您。」
「惡魔的角和羽翼需不需要互相搭配啊?」貝熙一邊在床柱間繞來繞去,一邊斜眼瞄著兩位惡魔。「我是說真的。妳想想看,這樣一來顏色會變得多豐富,造型也可以更多樣化。我認為賽迪克的角如果換成橘色的,應該會更有魅力。」
阿波莉咪不予回應。當務之急是竭盡全力保住兒子的小命,她沒有時間跟著貝熙胡鬧。
她想留下這個孩子,她願意為他付出一切。
所有的一切。
阿波莉咪的手中緊抓著剛從化妝台抽屜拿出來的亞特蘭提斯短劍,心跳快如擂鼓。黃金製的刀柄冷冷地貼著她的掌心,鋒利的鑄鐵劍刃上裝飾著交錯纏繞的黑玫瑰浮雕,在陰暗的房間裡微微泛著寒光。這是一把專門用來取人性命的武器。
但今天它的任務卻是救命。
想到自己即將要做的事,阿波莉咪不禁打了個寒顫,但為了保住兒子的性命,她實在別無他法。她閉上雙眼,緊緊握著冰冷的短劍,極力克制哭泣的衝動,但還是有一滴淚從眼角滑了下來。
夠了!她對自己怒吼,用力將頰上的淚水抹去。現在是關鍵時刻,她必須立刻行動,沒有時間讓她在這裡自憐自艾。兒子需要她。
持劍的手因為憤怒和恐懼抖個不停,阿波莉咪走向床舖躺了下來。她撩起長裙,露出了肚子。她用手輕輕撫摸著圓鼓鼓的肚皮,就在這層有著保護作用的皮膚之下,她處境危險的兒子正乖乖地待在裡面等著來到這個世界。只要她一行動,就不可能再有機會像現在這樣親近他了;再也沒有機會感覺他在肚子裡踢她,或是調皮地動來動去,逗得她忍不住微笑。為了兒子的性命,即使現在還不到他──阿波斯托洛出生的時候,她也必須自己動手先行將母子倆分開。
她沒有別的選擇。
「為了我撐下去,兒子!」她輕聲說完,一刀用力劃開自己的肚子。
「噢,這真是太噁心了!」貝熙抱怨著。「我要──」
「不准動!」阿波莉咪嚷著。「妳敢離開這房間,我會親手把妳的心挖出來!」
貝熙嚇得瞪大眼睛,一動也不敢動。
似乎感應到房間內發生的事,夏瑪拉回到了阿波莉咪的身邊。這位膚色紅白相間的美麗惡魔,一直是阿波莉咪眾多侍衛中最忠心的一個。帶著了然於心的沉默,夏瑪拉將嬰兒抱開,仔細協助阿波莉咪縫合傷口。
夏瑪拉解下圍在脖子上的紅絲巾,將阿波斯托洛輕輕裹好,恭敬地將他交還給阿波莉咪。
阿波莉咪強忍著身體的不適,張開雙臂接過兒子,第一次將他抱在懷裡。她的喜悅之情溢於言表,因為她的兒子健康平安地活了下來。他是這麼的小,這麼脆弱,但卻又如此完美而出色。
最重要的是,他屬於她,而她會竭盡自己的所有來愛他。
「為了我活下去,阿波斯托洛。」阿波莉咪的淚水終於落下。冰涼的淚滑下她的雙頰,淚光在黑暗中閃爍。「當時機成熟,你會回來宣示主權,取回所有屬於你的一切,成為眾神之王,我向你保證。」她輕吻他藍色的額頭。
阿波斯托洛睜開雙眼,回望著她。他緩緩轉動他那酷似母親、有如水銀流動般魅惑迷人的銀色雙眸。孩子的眼裡似乎蘊藏著比她更深奧的智慧,藉由這對眼睛,人類會認出他是天神的子嗣,進而尊敬崇拜,盡可能地善待他。阿波斯托洛用他小小的拳頭碰了碰她的臉頰,好像已經明白自己未來的命運。
她因為這溫柔的舉動忍不住啜泣起來。天神啊,這並不公平!他是她的孩子,她盼了一輩子才盼來了他,但現在卻……
「天殺的阿爾康,我詛咒你!我永遠不會原諒你!」
阿波莉咪緊緊抱著兒子,似乎永遠不想放開他。
但她必須放手。
「貝熙?」她喚著還在床柱間繞來繞去的姪女。
「嗯?」
「帶小嬰兒去人界,把他安置在希臘皇后懷孕的肚子裡。妳聽懂了嗎?」
貝熙放開床柱,站直身體。「嗯哼,沒問題。但皇后肚裡原本的小孩怎麼辦?」
「將阿波斯托洛的生命強行聯結到皇后的孩子身上。妳可以利用神諭的方式暗示她,這兩個孩子將是生命共同體,如果我的孩子死了,她原本的孩子也活不了。」這等於是幫阿波斯托洛安排了一個護身符。
但還有一件事要解決。阿波莉咪取下戴在脖子上的白色詩芙若之珠將它放在阿波斯托洛的胸口。如果被任何人看出他是阿波莉咪的兒子,或者任何一位天神在人界發現了他的蹤跡,阿波斯托洛必死無疑。
他的神力必須加以禁錮,直到他長大並且擁有足夠的力量反擊時才能解禁。阿波莉咪將小小的白色圓珠放在他的胸前,看著他的神性一點一滴慢慢地移轉到球體中。他纖巧的小小身軀從神族的藍色漸漸轉成人類的蒼白膚色。
現在他終於安全了。天神們絕對不會發現她在他身上動了什麼手腳。
將詩芙若之珠緊緊握在手中,阿波莉咪再一次親吻兒子的額頭,將他交給姪女。「帶他走吧!不准背叛我,貝熙。如果妳敢輕舉妄動,妳該害怕的就不只是阿爾康了。所以幫個忙,別讓我用妳的血來泡澡。」
貝熙棕色的雙眼瞪得大大的。「嬰兒放肚子裡!到人界去!不能告訴任何人也不能搞砸!我明白啦。」她話剛說完,就立刻像陣輕煙般消失無蹤。
阿波莉咪呆坐著,兩眼直視著貝熙和阿波斯托洛消失的方向。她的心在吶喊,想要讓孩子回到她身邊。
如果能夠……
「夏瑪拉,去跟著貝熙,確認她有照我說的話做。」
惡魔欠身致意,也隨著消失不見。
心碎的阿波莉咪躺回滿是血漬的床上。她想要大哭,想要嘶吼出所有的悲痛,但何必多此一舉?這樣做並不會有任何幫助。再多的淚水和哀求,都無法阻止阿爾康殺害她的孩子。阿爾康那三個私生女告訴他,有朝一日阿波斯托洛會將神殿毀滅殆盡,並且取代阿爾康成為眾神之王,而他竟然相信這種鬼話!
那就讓預言成真吧!
強撐著痠痛的四肢,她勉強下了床。「賽迪克?」
夏瑪拉的兒子很快地出現在她眼前。「您有何吩咐,阿克拉?」
「麻煩你去海裡幫我找一塊大石頭來。」
賽迪克一開始顯得有點困惑,但很快就明白了她的用意。
當他回來時,阿特莉咪將石頭用襁褓包起。因為生產導致的疲累以及對這一切的憤怒和恐懼,使她全身無力,只能靠向賽迪克,扶著他的手臂撐起自己。「帶我去見阿爾康。」
「您確定嗎?阿克拉。」
她點點頭。
小惡魔扶著阿波莉咪回到了卡特塔羅神殿。他們直接在大廳正中央現身,阿爾康和他的女兒們也在那裡。霞拉和阿葛葩──很諷刺的,她們同時也是掌管歡樂與愛的女神。當阿爾康第一次看到阿波莉咪時,心中滿懷愛意,這兩個女兒就這樣神奇地從他的胸口誕生了。阿爾康對阿波莉咪的愛曾經是一則浪漫傳奇,直到他為了一個她永遠無法同意的要求而將這份愛摧毀。
他要她兒子的性命。
阿爾康的外型近乎完美。身材高大,肌肉結實,滿頭金髮在微光中依然閃爍耀眼。事實上,他是所有亞特蘭提斯天神中最俊美的,可惜這份美麗僅僅限於外表。
他瞇起藍眼盯著她手中的襁褓。
「妳也差不多該恢復理智了,把孩子給我吧。」
她離開賽迪克的攙扶,將石頭嬰孩交到她丈夫的手中。
阿爾康怒視著她。「這是什麼?」
「你就只配擁有這個,混蛋!你能從我這裡奪走的就只有這個石頭。」
從阿爾康憤怒的眼神中,阿波莉咪看出他恨不得一掌打死她。但他不敢,他們心知肚明兩人之間誰的能力比較強。他今天能夠成為眾神之王,全都是因為阿波莉咪選擇和他同一陣線。和阿波莉咪作對會是他這輩子最嚴重的錯誤。
根據冥府法條規定,天神之間永遠不能自相殘殺,如果犯了戒,他們的神力就會轉移到對手身上。這個殘忍的處罰不但即刻生效,並且永遠無法回復。
阿爾康清楚知道,阿波莉咪勉強維持的理智正因盛怒瀕臨崩潰,現在刺激她只會把她逼到極限。讓阿波莉咪失控是非常可怕的,她不會再聽從冥府警衛的管控,對他的滿腔怒火全面爆發,不會去管誰會被懲罰而誰會死……甚至連她自己的性命也可拋棄。
學習蜘蛛,耐心就會等到獵物……阿波莉咪用她母親最喜愛的諺語默默提醒自己。
她要忍耐,並且等待時機,直到阿波斯托洛長大成人。她要看著他如何接管阿爾康的地位,教訓這位眾神之王什麼才是真正的力量。
為了她兒子好,阿波莉咪不能隨便惹惱那些反覆無常的冥府警衛,他們也有可能加入阿爾康的陣營,聯手殺了她的兒子。合這些人之力將能永遠廢除她的力量,並且毀掉阿波斯托洛。不管怎麼說,阿爾康和他的情人泰美絲的那三個私生女依然不可小覷,她們可是被賦予了掌管世間萬物命運的能力,但也因為她們的愚蠢和害怕,這三位命運女神的預言竟然意外帶給她兒子殺身之禍。
光是這件事,就足以讓阿波莉咪想殺掉那個現在正皺著眉、狐疑地瞪著她看的丈夫。
「妳寧願害死所有人,就為了保有這個孩子?」阿爾康問道。
「而你卻寧願聽信這三個希臘混血私生女的話,打算殺害我的孩子?」
他的鼻翼因為憤怒而歙張。「妳好歹講點道理!女孩們當時並不知道她們的話對孩子來說會是個詛咒,她們還在學習運用能力。她們為什麼說話時還要緊緊握著彼此的雙手,就是因為她們害怕,擔心有一天這孩子會恃寵而驕,排擠她們三個。但也因為牽手這個動作聯合了三個人的力量,使得說出來的話像法條一樣具有威力,再也無法收回。所以根據預言,如果這孩子活著,我們都會滅亡。」
「那就讓我們滅亡吧,因為他一定會活下來。我已經確認過了。」
阿爾康氣得大吼,將手上用布包住的石頭摔到牆上。他走近阿葛葩和霞拉,口中開始唸著咒語。
阿波莉咪看著他們,雙眼瞬間變得通紅。他們正在下禁錮咒。
對她下咒。
三人聯合的神力非同小可,產生的咒語足以擊垮她。
即使知道大勢已去,她還是笑了起來。她將每個參與她丈夫禁錮行動的天神名字都記在心中。「你們會為了今天的所作所為後悔的。等阿波斯托洛回來的那一天,你們絕對會付出代價!」
賽迪克擋在阿波莉咪身前想保護她,但她按住他的肩頭阻止他發動攻擊。「他們傷害不了我們的,賽迪克,他們沒那個本事。」
「說得沒錯,」阿爾康苦悶地說,「但妳將會永遠被禁錮在可拉西司,直到妳願意供出阿波斯托洛的下落或等到他死的那一天,妳才可以再次回到卡特塔羅。」
阿波莉咪大笑起來。「等我的兒子長大成人,他自有辦法可以找到我!這個世界,就像你所知道的,會在他救出我的那一天毀滅。我絕對會拉著你們所有人陪葬,一個都不留!」
阿爾康搖搖頭。「我們會先找到他,取他性命。」
「你不會成功的。到時候,我會在你的墳上起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